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摘抄 > 经典美文 >

思念冬天里的故事

发稿人: 来源于: 发表于: 2018-12-05 被阅读: 在线投稿



  秋天来了,冬天已不再遥远了,而我已开始思念那白雪皑皑的冬天了,开始思念北国的冰雪世界。
  
  一直很喜欢一首词《沁园春·雪》:“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须晴日,看红妆素裹,分外妖娆……”诗词把北国雪的世界描绘的大气磅礴、宏伟壮观。有时候在想,毛泽东之所以能写这样壮美的诗篇,在于他有宽广的胸怀和远大的志向,一直觉得北国的冬天只有这首诗词再贴切不过了,一个白雪皑皑银色世界便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起伏的山峦像舞动的银蛇,阳光与白雪交相辉映格外的玫丽妖娆,他像一副美丽的画卷就这样的雕刻在记忆里。
  
  自从二十多年前离开那个生我养我的地方,就再也没有见过他冬天的模样,可却从没有忘记过。每到冬天来临的时候,飞舞的雪花便成了完达山的主角,为山峰、田野、村庄覆盖上厚厚的雪被,这个世界也因此变得纯洁、晶莹、无暇,没有那么多的寒冷,站在厚厚的积雪里遥望阳光里的原野,五彩的七色是茫茫大地的彩衣,空气也格外的清新透彻,寂静的村庄里只有走在积雪里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在回响。有时那里也不想去,就是去看看雪,看看远山,大地和天空白茫茫的混为一体,这份干净,纯洁就如同一位美丽的少女,这份精莹,透彻仿佛是天地间的灵气,年少的我就这样融进白雪的世界,那是一个冰雪的童话世界,那里曾是我的家,或许我就是那里的一个飘飞的雪花,那个女孩就是雪花的精灵,所以才让我思念到如今。
  
  那时家门口总是积着厚厚的雪,记忆里洁白的雪地里总有泼洒的鲜红的血迹。那时爸爸每到冬天就把家里养了快一年的大肥鹅杀了,鹅一般都会有十多斤重,爸爸杀鹅时会把鹅头直接剁去扔在雪地里,然后大鹅会摇着没有头的脖子扑扑楞楞跑得很远很远才会摔倒在雪地里,鲜红的血随着鹅的奔跑从脖子里摇撒在雪地里,仿佛是雪地里盛开的鲜花,刻在孩提的记忆里。晚饭的时候妈妈就会把一大盆蘑菇炖鹅肉端上了餐桌。
  
  思念的还有那冬天里的故事,犹记得在很小的时候,大概有四、五岁的样子,一次我在炕上玩耍,妈妈在一边擀面条,看见我手里拿着个火柴盒玩,发现火柴盒里有五分钱,就问是在那里拿的,我实话实说的说是从小伙伴家拿来的,妈妈扬起擀面杖就要打我,我光着脚就跑出去,还是爸爸从外面回来把我抱回家,从此我再也不拿别人的任何东西,即使再好的东西。小时候很多事都不记得了,唯有光脚站在雪地里的恐惧和刺骨的寒冷还依然清晰的印在脑海里。 
  
  在东北的冬天真的很冷,有的时候最低的气温达到零下40多度,小孩会自己做冰棍,那时家里喝水用的缸子一般是白瓷缸子,先倒上热水倒到缸子的三分之二就好,然后放上白糖搅匀,就拿到外面去冻,大约二、三个小时就冻好了,就拿回屋里化一会,就可以从缸子里倒出来了,然后用刀背砸开就可以吃了,味道还可以。印象最深的莫过于那冻裂的瓷缸子,本来平平的缸底冻胀成大鼓肚,就摇摇晃晃再也站不稳当了。惹了祸的我们会把缸子藏起来……
  
  也是冬天,一次和一个邻居家的小男孩玩耍,他指着院子里的一把刀说,你不敢用舌头添刀背,那时只有七、八岁的我,一股不服输的样子,非要舔舔看会怎么样,当我热乎乎的舌头贴在刀背上时,立刻就粘上去了而且越来越紧,怎么也拿不下来了,我当时就吓哭了,还是妈妈听见了让我使劲扯下来,硬硬的扯掉一层皮,贴在刀背上了,从那以后再也不敢,也让我长了一辈子的记性。
  
  随着那些寒冬一起涌上心头还有许许多多儿时的记忆,还有那时年轻的爸爸和妈妈。因为东北的冬天特别的长,小时候每年的阳历十月就开始下雪封冻了,常常地里的萝卜,白菜等蔬菜还没有来得及收回家,就被大雪捂在地里了,一直到第二年的四、五月份才开始暖和,每年的冬天有大半年,所以冬天里的故事就长长的住在我的记忆里。
  
  悠扬的古筝独奏声伴随着键盘的敲打声,寂静的夜里秋雨潇潇细碎的敲击玻璃窗上,淡淡的忧愁和淡淡的思念在深夜里弥漫……
  
  何时能再见那千里冰封的北国风光,掬一捧白雪闻闻你的清新,我就是你冰雪世界的精灵,远离红尘,就这样飘飞在银蛇般的山峰。年年岁岁皑皑白雪风光依旧,岁岁年年秋霜染鬓使人憔悴,你可识得是故人来,可否能洗尽我的沧桑,抚平我的伤痕?

TAG标签:情感散(94)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