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摘抄 > 情感美文 >

刚好的文章

发稿人: 来源于: 发表于: 2018-12-05 被阅读: 在线投稿

  篇一:刚好
  刚好,正如我们之间的距离,正如我们之间的关系。刚刚好。
  我在想我们认识多久,应该是从初二开始,我们睡一个铺。
  记忆也从那开始。记得你喜欢宋词,你会背很多。我从你那学会了一首,是《声声慢》。我总记不住憔悴损,总会说wei悴损。后来你看名著,我跟着你看了一本,是《格列佛游记》,情节记得不太清,只记得,是你说里面的有人吃粪便,我甚敢惊奇,便翻了两翻,翻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没翻完。记得,我有时会老逼着你跟我说另外一个人的事,其实我并不感兴趣,只是想你会不会违背别人诺言,你看你总是守得那样紧那样紧。我威逼利诱,你也不说。后来我想,不管我的什么事都可跟你说。记得,你的蚊帐有个大洞,我们用纸盖上了。记得我们的被子套的不平整,你总说,睡两天就好了。后来初三了,庆幸的是,我们还在一个班。你的文笔是越加的好,我的还是老样子,后来,我要你跟我写本小说,是我们在一起的日子,你一口就答应了,我很开心。
  我在想,初中的我们。唉,我们什么联系方式都没留。高中,我报名的时候,知道我们同一学校。你看,我们就是如此有缘分。我想当时什么都没留,就是对彼此的关系有份笃定。不过你是文科,我是理科。后来有一个本子,说着两个人的事。传来传去,一天,它不见了,我有点慌乱,很久,我才问是不是在你那里,你说是,我便很安心,虽不知什么原因没有继续,但我想,你这样做,肯定是好的。
  高中总是很繁忙。好像过了很久,我想你写小说的事应该是搁浅了,不过我还是看见了,我想那天会是幸福的一天,我一面一面的看,都是你的故事,我才明白,我对你如此不了解。我总是会看很多遍。圣诞你会给我巧克力,苹果。还有铅笔字,你说铅笔不生硬,很温暖。我便以后写字,大多是用铅笔。自己削的铅笔,我喜欢看它不平整的样子。后来,我们的联系就淡了,不过我知道你在我很近的地方。高三,吴老师总会拿范文给我们看,其中不少都是你的,我很开心,就像是我写的。那时,我写文章经常跑题。我很讨厌写议论文。我们很少见面。那天阳光正好,我们坐在草地上,絮叨了一会,便匆匆回到教室。高中就这样没了。
  我想我真不会做朋友。总是有很多偏差,与别人也造成不少误会,幸好,高中还有她们,让我明白了不少。而你,不太在意我偏差的部分,所以在你面前,我是分毫未变。
  我在想大学的我们,你开学了,跟我打电话,很久,是用普通话,我不喜欢你跟我讲普通话,不过我想不大的事,但我真的不习惯。你是校报的记者,一天一天很忙很忙。你说,你在着手写一本小说。你说,你谈成了一笔自己的生意。你说,你喜欢张悬。你说,你建议我不看张小娴。你还说,你学校的恐怖事件。其实,大多都是,你写。我喜欢看你字迹的洋洋洒洒。总会去你空间看你的留言板,看你最近在忙些什么。你会自说自话。不过,我想你是清醒的。就如喜欢海子,喜欢张悬,很清醒。记得我说过,我怕你有红玉的故事,你的字里行间大多是悲凉的,很寂寞,很冷清。偶尔看见你的《亲爱的,我很好》我便开心的不得了,那里面有很多人,但是我只看得见我的,哈哈。不管我发生什么,总会有你。
  除了初中,我们很少在一起,很少联系,偶尔也只是只言片语。我知道,我不会是你的唯一,你也不会是我的唯一,我们的身边都有着很多人,有着属于没有彼此的记忆,但这份距离刚刚好。不疾不徐。束缚太多越难受。我真是庆幸,有这样的一个人在自己的生命中扮演着这样的一个角色。
  我想这份距离得亏于你。从初中,高中,大学。你一直在我前面。我到如今才明白,或许,我在开始明白你。我真是笨的紧。哈哈。
  我们总会遇见很多人,明白很多事。寂地说,我们终其一生,都在寻找幸福的路上。我想你便是我幸福路上站着的人。
  
  篇二:刚刚好
  台湾归来,那匆匆的、淡淡的、飘忽的、被连续灌输的记忆与感触,有时愈觉鲜明、清晰。总觉得应该写点什么以纪此行。
  赴台之前,就与同行的刘君相约,到台湾后一定要买点书。刘君是位教育工作者,早有此意,于是欣然响应。他还早早搜得台北“诚品书店”的相关信息,道是该书店乃台北有名的书店,且在我们这次行程范围之内。于是我们二人欣欣然期日以待。
  那天甫到台北,上午先游野柳,紧接着拜谒孙中山先生纪念堂,时近中午12时,又急急忙忙地游览台北地标性建筑——101大厦。尽管诚品书店近在紧邻,但因团队要赶往饭店就午餐,且下午还要去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院,因此,刘君和我只得悻悻作罢,遥寄希望于返程再来台北时得觅芳踪。可是回程时竟又因各种原因而又一次擦肩,刘君和我均后悔不迭。人生有时也是如此,虽然心仪久仰,然机缘错失,抓而不紧,就只得扼腕叹息,甚至遗憾终生。
  以后接连五天,团队由台北、台中、台南而高雄,沿途未见一家书店。晚间,在高雄市七贤二路“爱河”边漫步时,偶见岸边有一“家乐福”超市,信步入内,在一楼右侧有一大爿书架,架上多是音像制品,也有很多书籍。粗览一遍,发现很少有我喜爱的书。于是又细细浏览一遍,最后在散文陈列柜前看到一本题名《刚刚好》的书,封面上载明是一位名叫张曼娟的台湾女作家的散文精选集。恕我孤陋寡闻,又非弄文学的料,且因两岸隔绝既久,故从未听说张曼娟这位作家。我只是觉得《刚刚好》这个书名很有意思。
  张曼娟在封面上说:“我的世界有点小,却是刚刚好。刚刚好,遇见最美好”。翻开她自己写的序言,只见她又说:“相逢只一笑,明日又天涯。我从许多微笑的眼睛中,看见了珍惜的光芒。在这样的光芒中,又怎能不看重自己”?“这个世界中许多美好的相遇和际遇,使我的生命丰盛满盈。”
  这些话使我有些感动!
  “刚刚好”!这不就是机缘吗?此行我一直想买点书,又一直没买着,今晚刚刚到这里,恰好刚刚遇见这本书,作者的这几句话又刚刚使我有些触动,这不就是刚刚好吗!而且“刚刚好”这三个字,你不觉得深蕴佛性,颇具中庸,寓含哲理吗?这是一种多么高峻、难以攀登的境界啊!人生如能做到刚刚好,就一定很艺术、很老庄、很浪漫,很情趣;那么他心中必常是一片清凉胜境,一派美好圆融。因此,幸福也必在其中。
  想到这里,我觉得我应该买下这本书。新台币300元,打折后275元,折合人民币61元许。
  回武汉后,我花了约两天时间,粗粗读完了《刚刚好》。心中总为张曼娟先生心魂深处那纤细锐敏、温如涓流的一股心泉所浸润。记得孟老夫子说过:“颂其诗,读其书,不知其人可乎?是以论其世也。”于是又上网查询了一下有关张曼娟先生雅集文学殿堂的履痕。我真的是孤陋寡闻啊!人家张先生原本是当今港台当红女作家,在东南亚一带华人圈内早富盛名。年纪轻轻,就小说、散文著作等身,屡获大奖。道地的才女、淑女嘛!无怪乎开口便是雅言,着笔便是斯文。着实气度不凡啦!
  散文集《刚刚好》令人心仪的是那股渗透着中国古典文学的淡淡的幽香。沉静洗练的叙述,国画般的现实白描,意蕴简净,意像真淳。颇有一股安意如《人生若只如初见》的清香,但全是作家本人“自写其胸中之妙”的真情。它虽不是新作,但这旧集的新编却不乏新意。首先单看每篇题目,就觉得诗意盎然。例如:“缘起不灭”、“月光如水水如天”、“当时年少春衫薄”、“谁家绿杨堪系马”、“约在北京”、“下雪的时候很温暖”、“离别时候,要微笑”、“在森林里种首歌”、“星星忽然倾斜了”,……莫不令人兴发感动。再及内容,似乎更看到了张曼娟的从容舒缓,要眇幽微。她从一个天真少女直写到一位成熟的知识女性,处处透着贞静淡雅,娴淑端庄。她写爱,写得温婉深挚,爱而不失自我,爱中多有尊重包容。不是那种顷刻间就要将对方熔化、烧死,互相化为灰烬的可怕的炙热。她总是静静地表达,缓慢地舒展,多层地渗染,就像春风杨柳,柔顺和畅。她写离愁、写惆怅、写悲辛、写沧桑,也不是那般的撕心裂肺,呼天抢地,涕泪纵横,痛不欲生。尽管内心风起云涌,然而着笔仍是静静的,在波澜不兴的表面下却透着坚毅和刚烈。正所谓“万物静观皆自得”。她深谙“真正可贵的幸福,原来不是从快乐中来,而是从忧愁之中来的。”她写生活,也是那样静静的,悠悠的,很艺术的品味着。例如她写到在日本北海道的林中餐厅就餐:“我们在众多餐厅里,挑选了海鲜自助餐。一幢高大的木制玻璃屋,矗立在冷杉林中,光洁的玻璃使视线毫无阻隔,我们就像坐在林中用餐。看着夕阳坠落了,林中的探照灯忽然点亮,冷杉倐地伸张枝叶,如此高耸的拔地而起,明明置身在苍翠的高山上,我们的盘里却堆叠着艳红色的帝王蟹,粉褐色的毛蟹,新鲜的鲑鱼,是我见过最有层次最细腻的红色,几乎移不开眼。这是极丰盛的一刻了,一种幸福的微光,令我晕然醺醺。”读罢这段描写,你闭目冥想,这该是一幅多麽优雅、悠然而又优美的画面。张曼娟有时也有些小幽默、小调皮。例如她写自己曾经别出心裁地到日本的轻井泽去骑自行车看森林和欧风别墅,不料晚间迷了路,自行车翻了车。她说:“我的车上了一抔土,然后,土地贴上了我的脸,天空翻了过来,所有的星星都倾斜了。”这让我们在会心微笑的同时,或许又可悟出一点道理。人在顺境时,所见风景多是传统单一的;而在遭受挫折时如果仍能以惯常看风景的心态去看待挫折中的景象,那么所见的风景一定是新鲜的,收获也一定是更大的。是的,我们有时就是要换一种角度看人生。
  我常想,中国汉文化中古典文学作品对意境的阐发似乎可用四个字来概括:那就是幽、忧、悠、优。也即是幽深幽远,忧国忧民,悠扬悠然,优秀传承。这就是它五千多年来生生不息的生命力之所在。它就像那悠古的中医,又像那悠香的茶道,亦似那悠然的太极,还像那悠绵的中国山水画。张曼娟定然是那深得其味者,也是那经中国汉文化古典文学原汁浸泡、熏染出来的知性女子,于是其文幽,其心忧,其情悠,其人优。她自己也曾这般说:“把夏天膨胀起来的蝉声,准备鼓噪了,以往,走出古典的大门,便是绿荫,是蝉鸣,是翻飞的荷裙。以后,蝉声远而车声近,惟有高踞架上的古人,与悠闲而至的自己,纷纷落落,互相检视,彼此的心情。”是的,我们在迦陵大家身上,在曼娟先生身上、在琼瑶女士身上……都可以感知到中国古典文化那鲜活的生命力!
  掩卷《刚刚好》,犹忆淡淡香!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