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摘抄 > 情感美文 >

以食为天的文章

发稿人: 来源于: 发表于: 2018-12-05 被阅读: 在线投稿

  篇一:以食为天
  作为高等生物之一的人,自古以来,就需要以食物作为营养和能量的来源,用以满足生理或身体方面的要求。生下来以后要吃东西,也就成了人类的一种天性。
  随着人口的增长,人们对于食物的需求也在逐渐增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衣食住行是人生的基本需要。在有衣服可以蔽体的时候,获得能够维持生命的食物就成了最重要的事情。虽然在潮湿多雨的地方,人们总是把寻找用来煮饭烧菜的干柴,作为优先考虑列入开门七件事之首,却说明了人必须要吃饭这样的事实。许多人生平最难以忍受的就是衣食无着的局面。作为世上的人,无论有多么大的本事,也始终难以回避吃饭这类非常普通的事情。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有生米才会煮成熟饭,才能填充饥饿的肠胃。如何在现有的自然生态条件下,用较少的土地,获取较多的收成,来养活逐渐增加的数量庞大的人口,成了有关方面和很多人关注并急于解决的问题。
  从原始的以采集和狩猎为主的生活方式,过渡到以种植和收获为主的农耕文明,这是人类生产生活方面的重大进步。发展农业生产,能够得到比狩猎更为稳定的收成,能够通过劳动养活众多的人口,并且还能有应对临时需要的能力。而被某些人极力追捧的那种寒号鸟式的得过且过不计后果的生活方式,则是自食其果的前奏。
  对于许多人来说,食物可以来自于不同的生态环境。既有存在于天然环境中的,也可以是经过人工种养而得到的部分。只要是无毒无害,又不是属于有关方面规定必须要保护的,就可以根据需要进行生产和收集。当然也需要考虑到对资源的可持续利用的问题。特别是在资源面临着枯竭而售价高涨的时候,保护稀缺的那些物种用于下一阶段的再生产,就成了解决问题的重中之重。那种杀鸡取卵竭泽而渔的生产方式,虽然可以赶上市场行情获得丰厚回报,却影响了今后可持续发展的正常进行。
  人类对于食物的需求,推动了农业牧业渔业及其相关行业的发展。以现代大棚和电脑技术为代表的现代种养业,利用各种先进技术,显著地提高了生产效率。无公害技术的推广应用,使得人们可以得到安全的食品。新的优良品种和耕作技术的出现,特别是超级水稻的推广种植,为人们解决食物来源问题,开辟了广阔的前景。正如伟人所言,革命加生产,即能解决吃饭问题。在面临着经济低迷生活困难的时候,也只有人人动手,才会丰衣足食。那种希望上天的慈悲降临而不停地祈祷,或是单纯依靠国际援助的到来,采取开列清单,让人闻讯前来进行救济的消极态度,只会使人变得无精打采更加懒惰,让土地变得更加荒芜,而无法从根本上解决面临的吃饭问题。
  在以雨季和旱季气候为主的地区,要发展农业生产,解决吃饭问题,除了要因地制宜开发相关产业,关键还在于水和土地的利用。通过修建储水设施,将雨季多余的水收集储存起来,用于旱季时的农田灌溉,形成自给自足的农业绿洲,将会有效地增加当地粮菜肉奶和经济作物的产量,让当地人可以得到更多的实际上的好处。
  作为掌控局势的有关方面,不能只是处心积虑要制造外来威胁,花费更多的日元打造新的八八舰队和扩充军备,试图用来夺占岛屿显示武运长久。而应当更多地关注广大民众和灾民的利益,通过无条件提供优质服务来兑现对于发展地方经济的承诺,以此实现重建,并摆脱经济危机的困扰,在民众的心目中留下良好的形象。
  民以食为天。食物的取得和供应,历来是关系到社会发展的重大问题。有了充足的食物,人们的生活才有提高和改善的可能。
  
  篇二:民以食为天
  我爹生于1921年,命贱,记不起生于哪月哪日,对穷人来说重要的是生计,至于过生日,那是不能企及的。我爷爷奶奶后来回忆说,生我爹的那天铺天盖地下着雪,大约在冬季。
  同样在一个异常寒冷的冬天,那年我爹也就五六岁,年关将至,殷实人家忙于备年货,穷人家无异于“过难”。在我老家年前有辞年的习俗,就是外甥要送一块肉、一些糍粑给外公、舅舅等母亲的娘家人。债主在年前讨债似乎也是我们的传统。这年的腊月二十八,邻村的刘爷爷提着从外甥那带来的辞年礼物经过我们村,顺道来我们家讨要我爷爷年初播种时借的种子钱。爷爷奶奶还在外面的寒风中苦苦地为生计挣扎,家里留下我爹和比我爹大三岁的我姑姑。刘爷爷进到我家,看到的是饥肠辘辘的两个孩子,家徒四壁,死火冷灶,生锈的铁锅里只有几节红薯。面前的一切使他愕然,他感叹道:“咳!叫花子也有年三十啊!”于是,他不仅没提要债的事,而且把他外甥的辞年礼物也留在了我们家。那年,我家难得地过上了一个好年。要说童年的时光里有什么美好的回忆,对我爹来说就是有肉有糍粑吃的那次过年了,除此之外再没别的。
  后来,刘爷爷被划成了“富农”成分,批斗是少不了的,当红卫兵高高地对刘爷爷举起鞭子的时候,我爹词严义正地进行了制止,同时,讲出了这段亲身经历的刻骨铭心的故事,懵懂的年轻人似乎也有所感动,免去了对刘爷爷的鞭笞。好人终有好报!
  爹娶了我娘,成了家,又生了两个孩子,由于没饭吃营养不良都相继夭折,爹娘肝肠寸断。后来,终于生了我大哥二哥。大哥六岁、二哥三岁那年,正是我们全家人最饥饿的时候,大哥只用三两口就扒光了对孩子来说都难以填满肚子一角的米饭,他急切地等待着二哥吃完,好让他洗碗,不为别的,只是期盼着在洗碗的时候用他那嫩弱的指甲刮点弟弟的残羹剩饭——可是,每一次美好希望的初衷和苦苦的等待得来的都是失望的叹息!爹娘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面对重重困难,人还得活。
  在一个凉风瑟瑟的秋日,爹和几个相对强壮点的劳力被派往深山老林烧炭,面对艰难的任务,几条瘦汉也义不容辞。我爹无时不牵挂着孩子,他想,要是能让孩子吃上一顿饱米饭该多好啊!于是,每次做饭的时候,他从自己那份少得不能再少的定量粮中攫几粒出来,两个多月后,终于攒了大约一斤的大米。爹剁下山上的一节竹子,把米放在竹筒里,再用柴火把它煨熟,回家的时候担了些木炭,带着满心的喜悦急切地盼着带给两个瘦弱的孩子。哥俩见到久别的爹,性情迟缓地拥人爹的怀抱,爹打开竹筒,把带着竹子余香的米饭分给大哥二哥。哥俩狼吞虎咽地吃着,还剩一口饭的时候,年幼的二哥说:“爹,我要菜!”可哪来的菜啊!爹娘不由自主地笑了,但双眼盛满了泪水!
  劫后余生的日子渐渐有些好转。记得在我5岁那年,春节过后,客人也招待过了,家里还剩几块肉,全家五口围着火炉也算是开了开荤。爹对我们说那块大点的不能动,要留着给最小的我明天吃,担心我少不更事,吵着要吃肉,一时又难满足,但同时告诫我,这可是最后一块肉了。未来几天吃红薯米饭的时候,我对那块有滋有味的肉似乎额外珍惜,不舍得一次吃掉就没了,只愿意吃蒸那块肉时加了点酱油、辣椒面的汤。只要肉还在,而汤和酱油辣椒面是可以再加的。就这样,那块肉蒸了喝汤,喝了汤再蒸,反反复复蒸了不知好多次,最终只剩下一点点干瘪的皮。
  就在这年的夏天发生了一件事。
  我爹在赶集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可怜人——两脚的膝关节以下以及两手的腕关节以上都没了的人!这个可怜人宛如一只在蠕动中挣扎的蚯蚓,艰难而又脏兮兮地在集市上爬行着乞讨着。本是苦命人,深知苦命人的苦和泪;曾是可怜人,懂得可怜人的痛和哀!我爹最理解人生囧途的艰辛。尽管我家和大伙一样日子也不好过,但总比眼前这个人强上千百倍,因为大家四肢健全,尚有杂粮可以充饥。想到这,爹毅然把他背到家里,给他洗了澡,换上了尽管打了好多补丁,但洗得干净的衣服。爹和着南瓜米饭一口一口地喂给他吃。到了晚上,爹把他背到谷场上,大人小孩围在一起谈天说地,残疾人由衷唱起了“天上布满星,月儿亮晶晶,生产队里开大会,诉苦把冤伸”的革命歌曲。在这静谧的夏日里,婉转悠长的歌声引起了穷苦人的共鸣,残疾人也似乎找回了久别的温情,唤起了难得的快乐和甜蜜。日子过得尽管不尽如人意,爹总觉得比过去强多了。就这样,在残酷的现实和对美好未来的憧憬中度过了一春又一冬!后来,残疾人或许觉得是自己给我们带来了额外的负担和拖累,或别的什么缘故,一个秋日的下午,在大人们外出干活的时候,他蠕动着身体,连滚带爬地到村前的池塘里自尽了爹潸然泪下,用木板亲手钉了一口简易棺材,把他葬在村后的山上。此后的日子里,爹惆怅的心始终难以释怀。
  几年后,大哥结了婚,二哥参军入伍了。日子总算好起来了,后来,我高中毕业顺利地考上了大学。我清楚地记得,拿到入学通知书的那天,在我的记忆里,爹从没那样高兴过。一来是为我们兄弟的“争气”而兴奋,二来是为过上了好日子倍感幸福。那天家里宰了鸡、买了肉、捞了鱼,准备了一桌丰盛的晚宴,爹开怀畅饮,感叹道:“苦日子总算熬出头了,地包了,池塘包了,家禽也可养了,只要身板硬,吃穿再也不用愁了!”那天,爹酣畅淋漓地饮了好几盅,爹醉了,不胜酒力的我自然更醉!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我也结了婚,生了子。二哥从部队转业到我所在的城市。这时候,沧桑岁月的痕迹爬满了爹的脸,爹确实老了!有一天,我们哥仨决定给不知生日的爹过一次像样的生日,我们选择了一个阳光明媚的冬日把爹接到城里,爹高兴得像个孩子。我们买了康乃馨,订了生日蛋糕,在一家酒店备了一桌丰盛的酒宴。酒席间,爹说,从前他没见过资本家,但见过地主,说实话,现在普通人的生活要比以前的地主强多了,现代人的生活真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爹离开我们好些年头了,又逢细雨霏霏的清明时节,不由想起爹辞世时我在涕泗滂沱中写下的挽联:慈父辞盛世耄耋八旬登仙境;儿孙恸伤悲满眼双泪浸麻衣。

TAG标签:抒情散文(1057)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