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文摘抄 > 情感美文 >

后花园的文章

发稿人: 来源于: 发表于: 2018-12-06 被阅读: 在线投稿



  篇一:后花园
  不是最近去那边学车,我还没到过五里的后花园,以前只是听人说过,那里是如何的有特色,青山绿水环抱,有鸟语花香之美,有鱼欢菜绿之色,有闹中取静之感,有农家美味之觉。我去的时候,这座曾经名噪一时的休闲农庄早已没有想象中的气势,门楼已经油漆斑驳,只是那副楹联很对我的口味:利锁名缰谁人能识农家乐?花香草绿此处可除都市尘。
  进得门去,楼台馆亭都已关闭,门庭冷清,行人寥落,只是山还青黛,水也清澈,鸟雀在林荫鸣唱,鸭群嬉戏在水中,不时有鱼儿泛浪,鸡犬相闻,农家韵味还是很浓。与这些鲜活景象对比鲜明的是那些掩映在绿树从中的休闲屋、按摩室、麻将馆、宾馆酒吧,因为无人光顾,都是蛛网缠绕,一片死寂。看来,都市文明和乡野生态还是难以和谐共处,农庄是属于静谧的,硬要塞进一些闹哄哄的歌舞升平、觥筹交错的酒精比拼、通宵达旦的麻将扑克鏖战,一下就将田园野趣谋杀得干干净净,只是,繁华过后总是归于平静,山无言,水无声,后花园在喧闹中迷失了几年,终于又归还了它的本真。
  庄园的主人还是有些文化素养的,将它命名为后花园,是不是每个人的心中都有一个自己的后花园?我无从考究。余秋雨先生在《江南小镇》中一段话很精辟地概括了现代人的田园情结:“当代都市的忙人们在假日或某个其它机会偶尔来到江南小镇,会使平日的行政烦嚣、人事喧嚷、滔滔名利、尔虞我诈立时净化,在自己的鞋踏在街石上的清空声音中听到自己的心跳,不久,就会走进一种清空的启悟之中,流连忘返,可惜终究要返回,返回那种烦嚣和喧嚷”。只是能找到这样一方净土吗?还有,都市生活的诱惑如此强大,又有几个能斩断万千俗务归隐田园?后花园,只是一个乌托邦式的梦想。
  后花园,一座寂寞的庄园,坚守着那一片残山剩水,看花开花落,望云展云舒。看到你,我唯有一声叹息。
  
  篇二:我的小小后花园
  当年买这套房子时,因为是一楼,除了采光不怎么好,一到雨季还到处都潮湿甚至发霉,对于经常关节不适的我来说,绝对不是一个理想的选择。就是因为对那仅有24平米的小花园情有独衷,才决定买下了。这一住就是十年,当年一片瓦砾的后花园,如今已经郁郁葱葱,生机昂然的绿色世界。
  首先,我们对花园来一个改造工程,从龙口海边拉来的鹅卵石自小院中间铺了一个十字甬道,除了雨天不必踩一脚的泥泞,还可在晴日的傍晚,赤脚踩在光滑的鹅卵石上,按摩按摩脚底的穴位,那种凉凉爽爽的感觉,十分令人惬意,仿佛回到了童年的小河湾,摸鱼、戏水,那份纯朴和闲适,在喧闹的都市里难以觅到。沿东墙种了几株红提,三年就爬满藤架,一直侵略到邻家的小房顶上,大有完全占领人家后园领地的趋势,好在我及时修剪,才遏制了它们的疯狂扩张。
  初春季节,层层叠叠的提子叶间,密麻麻地钻出无数的小米粒大小的提子,还顶着浅浅的花,绿得仿佛水色上好的翡翠.引来蜂飞蝶舞.丝瓜刚刚冒出几片嫩叶,只等下上几场春雨,就伸展出修长的藤蔓,一下子攀到房顶去了.早晨,你看去,喇叭一样黄色的丝瓜花,妖妖地在半空里摇曳,如同美艳的少妇.茉莉倒有几分娇气,小园子透风不好,它就不怎么开放,往往打起几个骨朵就蔫了,让人心生爱怜,却又无能为力.花骨朵托在手心里,那清香却是一点不减的,真叫一个沁人心脾.冲洗一下,沏一杯绿茶,点缀上几粒花苞,那份馥郁,不是市井购得来的,这是劳动后的享受.当然就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月季是个泼辣的乡下丫头,从不挑剔我那小后园的自然条件,粉的,紫红的,鹅黄的,一茬一茬的开,在晨露里展现着那美而不妖的姿色,诠释着美丽大方的含义.偶尔弄点复合肥料来给她们改善一下生活,她们立马汇报给我更灿烂的笑脸,这在人类却不是容易做到的,所以教我如何能不爱惜她们.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月季没有玫瑰的芬芳.这倒不奇怪,世间任何事物都不是完美的,因为有遗憾,才显得活色生香.
  夏夜,明月半墙.月色从提子架上照进来,在小园投下班驳的影子.搬一把藤椅,端一杯凉茶,一边有花果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一边有昆虫在花丛里弹唱声送入耳鼓,荷花缸里有锦鲤数尾,在月光下游动戏水,水葫芦的叶子在夜色里闪动着柔和的光泽.楼上有女子在弹琴,声音如行云流水,仿佛爱情般的温馨迷人.树上栖息的灰喜鹊夫妻,呢呢喃喃地说着情话.街面上偶或传来一两声吆喝.....这时候,你似乎隐身于都市的桃花源中,感觉生活是如此美好,一切的不如意仿佛都烟消云散了.
  秋天,傍晚,雨潇潇地下,树叶刚刚落下三两片,挂在树梢的也失去了往日油亮的颜色,一叶知秋啊!月季还是开着,花朵却越来越小了,颜色也不复春夏的鲜艳,盆栽的银杏树倒奇迹般地生出两个果子,坠在枝头,秋风一吹,摇摇欲坠,教人有些担心.草黄了,昆虫不唱了,一切的一切仿佛都销声匿迹了,等待着严酷冬季的到来.只有角落里的菊花寂寞地开了,昂首面对这渐寒渐冷的世界.
  忽如一夜北风来,万树千树梨花开.下雪了,济南的雪似乎跟南国的雪没有什么区别了,薄薄的铺在地面上,枯草败叶挣扎着露出一脉半角,终于还是融进雪水里,化做尘土,大有"落红不是无情物,化做春泥更护花"的悲壮......
  我的后花园,是那么狭小,却万紫千红,四季有着不同的风景.有它相伴,人生再苦又算得了什么?
  
  篇三:我家的后花园
  我家的老宅是在农村,去年县里房子拆迁,我们重又搬回祖屋。十年风雨,人世沧桑,房垣颓败。经过整修,改头换面,展现新气象。回去老家,村中各处新楼璃瓦,艳墙高耸,竞相娉婷,比之我家的几间低矮房舍,我倒更觉舒心惬意。水泥粉刷的墙面虽不比各色瓷砖贴墙亮丽新颖,灰色的基调却也给人回归的安宁,于众彩中凸显古朴的格律。物以稀为贵,新农村新气象,繁华锦簇的新式小洋楼欣欣崛起,最初的古朴反而成了惹眼注目的所在,不少邻人纷纷来访,称道几间小房简单却不寒酸,质朴却有格调,洋溢着温馨,充满着欢乐,羡慕主人居此霞意。
  打开后门,宽敞的天井,水泥地重新打筑,四围筑起的颇高的花坛,而今被一律青郁覆盖,重新翻土耕种成了一片小菜地,而原本这些花坛里养着的是各式花卉。微风徐徐,望着展露笑靥的菜蔬,我就忍不住要想起在这里被风霜雨雪毁掉的花卉,念及昔日的那些花儿。
  不必说娇艳的玫瑰,芬芳的月季,圣洁的百合,怡人的丁香,只要有花的地方就有春天。后天井里因为四季有花开,春天也因花而常在。没有名贵的品目,不同的季节却有不同花开,四季飘香,装扮了后院,粉饰了屋前,给我们平淡的生活营造了美好的心境,心头有阴霾也因花而消散。
  春天,粉色娇蕊的月月红开始展颜,淡雅的馨香伴随四季,一路殷红并不抢眼,孤单一丛,在墙角一侧自顾开放,不能与别的花木齐名共驱,却甘当先锋推开春日大门,花样够不上别致,香味也不能吸引人的月月红引不来多少赞赏的眼神,却也不卑不亢。她是朴实的妇人,好像无名的英雄,只是奉献,不图回报。夏天,繁衍力很强的洗澡花竞相绽放,籽随花结,哪里花开,籽落何地,哪里就另有一片生机,一簇一簇,呈现昂然的生命力。栀子花的清香在五月芬芳满园,三株花丛在花坛不同方位,风微微吹起,不论哪里都香气袭人。一场阵雨淋落,洁白的花瓣沾着几滴雨露,好像娇羞的美妇携素白的帕子欲拭脸上的泪珠,却是欲拭还罢,道不尽的情愫,惹人怜爱。花色高雅,香味宜人的栀子花使人赏心悦目,却也心生惆怅。秋天,灿黄的菊花舒展容颜,卷曲的花朵好像美人的卷发,新潮而不失庄重。唐朝诗人元稹写菊花“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菊花被誉为超凡脱俗的隐逸者之象征,品格高洁,文人墨客以菊吟咏,不乏佳作。《红楼梦》有章回,才子佳人以菊为题,作诗数首,最爱潇湘妃子一作《咏菊》,“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蕴秀临窗写,口齿噙香对月吟。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读到今。”豪放,大气。另作《菊梦》,婉转,回肠。“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凄凄恻恻,不忍细琢。月明清辉,凉风顾盼,把酒赏菊是文人的风雅,如此情趣于我是不相宜的。彼时更爱园中两树桂花。八月桂花香,也是秋季,香气四溢。迷恋花色,更贪花香。两树有不同花色,错落栽种花坛两侧,一树嫣红,一树金黄,点点朵朵,缀满花枝叶间。像繁星,更似爱人情思,说不尽的幽怨愁肠。等到秋天将尽,花瓣落地,想起那样的诗句,“在你身后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那是我凋零的心。”桂花确似为爱等待的佳人,有十里飘香的美名,引来无数眷爱,可真正知她懂她的又有何人?花开时节,逢路人经过,总有爱慕者进园讨要,主人虽顾惜花枝,不忍折伤,但赠人花香,手留余香,也是一件功德。更耐花开堪折直须折,零落成泥情何堪?冬天,梅花吐露芬芳,白色的花蕊雪点般挂满一树,与冬雪弃驱,涵盖一冬。傲骨嶙峋的枝干屹立于寒风冷雪中,像是爱美的女子不畏冷冻,执拗着要在冰天雪地里捡拾一地芬芳。白雪纷飞,梅花绽开,天地安静的时刻是梅花怒放的钟点。梅是冬的使者,一袭白衫立于冷峭中给人春的希望。有生命的地方就有春的存在,又何必强求斑斓的颜色?另外还有开鹅黄色花的仙人掌,呈喇叭状的牵牛花,各自以不同的姿态展露娇柔身姿。女人如花,花似女人,草木有情,花更言情,只是听得懂的人才可以感受花之娇美,花的妩媚。
  我家天井里因为有这些品目不一的花,成就我心里一处小小的后花园,儿时的生活也因为花园增添了乐趣,丰富多彩。安静的时候,选一处角度凝神屏望纵览全园,枝枝叶叶,繁茂滴翠,殷红娇黄尽收眼底。贪玩的日子,攀爬站上花坛,穿梭各树之间,欲要手摘一朵,每每也都作罢。爱花惜花,只是观望心已满足。花开花落,败落时节是不忍踏足园中,望着纷纷而落的花瓣,只是无可奈何的叹息,体尝无能为力的悲怆。黛玉葬花,怎怪得痴女情痴?生命的凋零不免惹人感伤。“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一树芬芳终必也要“零落成泥碾作尘。”然而四季轮回,有花落才有花开,造物赋予万物生命又攫夺生命,世人因了感受生的活跃,也要体悯死的悲凉,没有什么是可以完美存在。唯美的也不是都是向上的,悲凉也自有凄怆美。花飞落地,有心人若细听,是不是也可以辨得一息细渺的叹息?是负重的解乏,因为有完结才有新的开始。花开一季,为的不过是展现生命的力量,美的诠释,轮回是必然,唯新陈代谢可以促进力量再生,陈乏终究淘汰。万物如此,人类香火延传,不是一代胜过一代,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搬去县城的那一年,全家人最不舍的便是后天井的一园花。花是娇贵的,虽不在温室生长,也要有人打理,勤修剪辑。而十年寒怆,劳于生机,祖屋也不常回去,年久失修,后园的花全复被雨雪覆盖,草长湮没。唯一树金黄桂树长成参天葱茏,欲与天公试比高,繁茂比芭蕉。然而也在一年被廉价售出,担心又遭岔乱被天覆灭。出售的那一季冬,南方降雪成灾,2008年是中国多劫命运的考验,多事之年。经历那场大雪,不知那一树桂花而今是否安然?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