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精选 > 散文随笔 >

梦园随笔的文章

发稿人: 来源于: 发表于: 2018-09-30 被阅读: 在线投稿


梦园随笔的文章  
  篇一:梦园随笔—断喝
  2001年9月26日,星期二,天气晴,今天我值班。
  下午三点,接煤场管理吴从波电话“煤运司机与我方管理人员发生纠纷,快打起来了”。我匆忙跑至煤场大门,远远看见一个人踉踉跄跄、深深浅浅、皱皱巴巴的从煤山顶部向下狂奔,其身后从波带着郭氏兄弟等一班人马舍命追赶。
  看到我的红帽子,那人找着稻草了,停了下来,哈着腰、斜着眼、喘着粗气,“他、他、他们打我”;我瞅了他一眼、没说话,问从波“怎么回事”。“他是天津一家客户的马姓司机,进场后超速行车,经制止而不改过,我方郭氏兄弟强行拦车后,他竟然吵骂并实施推打”。
  还未轮我接话,郭大已赶了上来,“不服、还动手吗?”,“有本事出外面、打你鸭子”,马“大块”恨恨的说。对待这种事,我的原则是“先礼后兵,彼不动手、我不动手,彼若动手,先制服了他再说”。郭大早已气到嗓子眼了,四外抄了把铁锹,迅疾的和郭二一班众人将“大块”逼至死角。
  形势万分危急,一场“流血事件”迫在眼前。再瞧马大块,再无先前的威风,微躬着腰、耷拉脑袋、吊着双手,可怜巴巴的看着我。“怎么办?”,我猛然大喝一声:“想干啥?都给我往边去”。看到我的眼珠子都快冒出来了,大家都愣住了;默默地闪开一条路,我进去将马大块带出来,并对此事进行了处理;“赔礼道歉、罚款200元、如再有发生不得入厂”,马大块欣然接受。
  事后,从波对我说“你快成张飞喝断长板桥了,众人都挺服你的”;唉!我也无法,对待客户要力争做到“有礼、有据、有节”,方能长久啊!。
  
  篇二:梦园随笔—再见金龙池
  甜睡早起,站在我家露台,凭栏北望,柳映湖影、苍山掩碧;那里就是古雁北著名的“龙池夜月”自然景区。
  抚阶漫步,北行百米,在一群蜻蜓的送往中,穿过一片高大的杨树林,便进入景区西角;踩着青泥、依路而下,坡道两旁,潜水淅出、绿草如茵、蝶舞莺飞,迎面而来一汪绿爽。远看,湖面波光鳞绕、水雾低接、钓影绰绰;款款前行,景区全貌渐入眼敛。
  金龙池又名三泉湾、神头海,它北依洪涛山,南接古马邑:由神头七泉组成,即神头海、三泉湾、金龙池、七星海、五花泉、莲花池和磨轮湾。金龙池泉群属于全排泄型泉水,每秒涌水约8立方米,最大流量为9。63立方/秒;且其泉流稳定,水质优良,水温常年保持在10度以上;金龙池由东、西二湖组成,西湖娇小、东湖开阔,之间以一座金龙拱桥相接;两湖占地约五、六十亩,四围以汉玉雕栏拱护;岸边杨柳依依、翠环绿倚、紧拥湖体。湖深两米,其间得泉一百二十余,大泉二、三十处。大泉高有盈尺,径有拳余,如浮图、若莲云,泉底细沙间杂翻滚,自下而上,喷薄而出,升腾不息;八、九大泉互为呼应,如海底翻蛟,低鸣不已;又似哪吒闹海,云腾雾起;蔚为壮观。又小泉间布湖间,如丝、如缕、如珠,一条条、一线线、一段段,或慢咏、或呢喃、或低吟,犹似少女一曲曼叹、婉转的琵琶流转于桑干源。
  倏忽,两、三鲤鱼划破小湖水面,水底鱼儿须翅尽现;鲤鱼、草鱼、鲫鱼、嘎鱼、罗非鱼、虹鳟鱼、金鳟鱼同潭共舞。它们或两、三一组、或七、八结群,缠绕苇边,逗沙戏水、逍遥自在。特奇的是那娇嫩的金鳟鱼群,晨曦下泛起一片金黄,风头独唱。浅雾后,大群野鸭犹如繁星点点,镶嵌在大湖碧绿透明的锦缎之上,它们或潜水、或求偶、或觅食、或筑巢,并不时的发出咕咕、咕咕咕的欢叫声。天空中,鸟雀共飞、鸥鹭齐鸣,三只黑色大鸟,翅展盈米,夹杂其间;近看,原来是三只黑天鹅,夫妻携子、翩翩起舞、嬉戏其间;美景一时如画,羡煞古人!难怪乎“尉迟敬德单臂擒海马”独钟情于此。
  岸边的鄂国公庙和湖心的水围寺今已荡然无存;我不禁想,单靠国家河海公司的一点投资,不出台强有力制度,不提高大众环保意识,此情、此景还能留住吗?古人笔下的“龙沼周遭统绿芜,星稀云静月平铺。分明塞北初悬镜,仿佛江南小样湖。梵宇波涵沉影壁,水晶盘捧夜光珠。鄂公汗马功劳大,赢取凌烟古画图”仙境,百年后还能再现吗?。

TAG标签:生活随笔(636)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