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文章荟萃 > 爱情文章 >

爱在七夕

发稿人: 来源于: 发表于: 2018-03-05 被阅读: 在线投稿


爱在七夕
  篇一:爱在七夕
  爱在,你在哪里,这一天,我在鹊桥边守候着你,你懂得我的爱吗,我最爱的人。序
  还记得吗,我们那时的爱恋,那是的美好回忆;还记得吗,我们曾经的,那是彼此相见的心愿;还记得吗,我们离别后的眼泪吗,那是留给彼此的牵挂。爱在七夕,你在那边等我吗。
  爱在七夕,这是一个充满爱的日子。
  爱在七夕,是我们每年相聚的日子。
  还记得那天吗,你被无情带走,我的哭了。彼此的眼泪在天地间挥洒,这就是天地之间的差异吗。当时的伤心化作对你的思念,为你祝福,为你泪流满面。那一刻,我的爱不知去向,因为我的爱,只为你一人绽放,只为你一人盛开。
  是老天为我们的所吧,所以允许我在这一天与你会面。一年一次的相见,对我来说无异于天大的惊喜,即使是十年一次,我也愿意等,因为我的爱只为你,我的思念唯独有你。
  都说流走的光阴,会带走很多的东西。我愿意抛弃一切,这对我来说都是过眼云烟。时光可以带走人的,和回忆,但我会向你保证,我今生爱你一个人,如果有来世,我也只会只爱你一个,无怨无悔。
  爱在七夕,不知你是否在思念着我。我想对你说,你存在我的心里,你的身影占满我的世界,我的日日夜夜,,都是你,都是你的回忆。
  爱在七夕,我知道你也在思念我,如果你能听到我的心声,请你把对我的爱化作雨露,让我看到你相思的泪水,默默陪着你流泪。
  爱你,给你幸福,给你,给你一个温暖的家,给你一个呵护深爱你的我。爱你,我愿意为你,为爱等候每一年的七夕。因为爱你,我不会放弃,相信有终成眷属,相信会有一天我们会不再离开。
  爱在七夕,我在鹊桥边等你,等你一起看满天的星星。我希望每天都这样,与你在天上看星星,看月亮的阴晴圆缺,看滑过的流星,看那四季的光阴。
  对你的爱,剪不断;对你的思念,像流水一样,随日夜流淌;对你的爱,我是无怨无悔的。
  爱在七夕,爱在七夕。
  让我们一起在鹊桥上散步,诉说着彼此的爱恋,互相倾听来自彼此的光阴;让我们的爱在这一刻化春雨,化成温柔的清风,让日月随我们的话摆动。
  爱在七夕,等着满天星雨,守候着我最爱的你;爱在七夕,守候爱的美丽,用心抒发爱的乐曲;爱在七夕,抒发爱的乐曲,在这一刻,让爱在七夕,让彼此的爱定格在这一刻。
  爱在七夕,还记得吗。我爱的你,我的爱人,我最亲爱的你,希望我们把爱抒发,共同谱写我们的,把美好的记忆定格在七夕。
  
  篇二:爱在七夕
  法式西餐厅,亚麻色的布局格调,以及暧昧的萨克斯声,仿佛让这一切溯回到三年前。洛乔与秦槿相遇,浪漫而又滥俗,像小说与电影里常出现的场景,互不相识的他们,各自用完餐,准备出门,可外面下起大雨,秦槿的伞,牵起二人的红线。
  那场大雨,那个夏天,那次邂逅成就了两人的情缘。洛乔家境清贫,大学毕业独自留在都市打拼,奈何他为人耿直憨厚,职场上一直混的不如意,尽管他尽心尽力。秦槿是含着金钥匙的孔雀女,典型的白富美,在众多追求者中她却选择了一穷二白的洛乔,这让她的姐妹淘十分意外与不解。
  自古以来,中国家庭婚姻观念讲究的是门当户对,他们的恋情遭到了秦槿父亲的极力反对,可这丝毫没有影响到她对洛乔的厚爱。他俩都是文艺青年,爱在网站上发表一些伤春悲秋的文字,共同的爱好,彼此的了解,让感情稳固得很快。
  一次秦槿趁父亲出差,从别墅里溜了出来,两人一起去了苏州的周庄。当置身在那里的小桥流水,纸伞雨巷,白墙黑瓦,乌篷石桥……一切的一切,如诗如画,古韵到极致,在泛舟河道时,四目对望,彼此仿佛认识了一千年,于是私定终身,于是说好了,谁也不将他们能分离。
  苏州回来,秦槿父亲得知此事怒不可遏,生平第一次打了她,秦槿夺门而出,甩下两行热泪。秦槿哭红了眼睛,来到洛乔租住逼仄的屋子里。洛乔开门后,秦槿扑到洛乔怀里一直抽泣。洛乔没有说话,只是将秦槿紧紧搂在怀里。
  一阵宣泄后秦槿情绪稍微平复,她仰望着洛乔清俊的侧脸,说,“洛乔,谁也不能阻止我爱你,你会一直像这样对我好吗?”洛乔点点头,在秦槿额头上浅吻一下,说,“傻丫头,你是我在这座城市唯一的亲人,不对你好对谁好?”秦槿闭上眼睛,一滴泪滑下下巴,哽咽着说,“乔,吻我!”
  当洛乔的嘴唇靠近的瞬间,秦槿似乎感受到他那颗炽热真挚的心,她一把揽住了洛乔的脖子,两人倒在了洛乔的单人床上。
  当阳光穿过窗户玻璃,落在赖床的秦槿脸上,她用手挡住刺眼的阳光,转身看洛乔已经离开了,他去上班了。洛乔是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不像她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在父亲的集团上班,谁也不敢对千金迟到早退说什么。她从洛乔衣柜里取出一件白衬衫穿上,光着脚走到客厅就闻到了一阵香味,洛乔已经做好早餐,旁边附便笺一张,上写:丫头,早安,吃好饭,别忘了和伯父打个电话。
  秦槿年幼丧母,父亲又一直在外忙于事业,完全忽略了她,父亲除了大把的钱,没有什么能给她的。她总是一个人在半夜空荡荡的别墅里,抱着母亲的相片痛哭。与洛乔相遇那天,是她的生日,可说好给她过生日的父亲,又因为要应酬爽了约,她忍着眼泪,独自一人喝了很多酒,邻座也有个男孩也在自斟自饮,她一直想上去搭讪,说说话,可她始终没迈开步子。后来她才知道,那天也是洛乔的生日,他在公司唯一的朋友,也因要陪女朋友没能来。对了,那天是七夕,所以后来熟识后,时常开玩笑说,牛郎织女成了他们的月老。
  洛乔做的早餐很可口,可竟然让秦槿吃出了热泪,她在洛乔这收获了爱情,也重拾了亲情。她阴霾的心一下子云开月明了,打了电话给父亲,父亲那头的一句“对不起,丫头,昨晚是父亲的错。”没等父亲说完,就泪奔挂了电话。
  她开着奔驰到了公司门口,许氏集团的公子哥许诺还是和往常一样,开着限量版的法拉利,手拼九十九朵玫瑰在大楼下侯着她。向来嗤之以鼻的她,只是冲着那有手好闲的富二代笑了笑,然后径直地走向秦氏集团的办公大楼。
  许诺虽然是个败家子,可对秦槿的感情倒是执着,为了接近她甚至还动用关系花了很多钞票走后门,只为和秦槿上同所大学。大学四年,秦槿一直按照父亲的要求,在潜心修学企业管理,而许诺只是想方设法哄秦槿的开心,为博秦槿一笑,甚至在秦槿生日那天,还雇了直升飞机拉起横幅。秦槿又好气又好笑,无奈地摇摇头。
  那次昂贵的浪漫,没能赢得秦槿的芳心,倒是让一帮拜金的女孩着实艳羡了一把。很多女孩主动约许诺,可许诺似乎要一条道走到黑,心只付秦槿。许诺这一点,倒是让秦槿刮目相看,可没感觉就是没感觉,她始终我行我素,冷眼面对许诺的一腔热情。倒是秦槿与许诺的父亲,很是期待他们的结合,这样两家就可以强强联合,笑傲临海市。
  那次以后,秦槿父亲不再所以他俩的交往,还几次提到让洛乔到他公司,奈何洛乔执拗,死活不肯来,这一点让秦槿的父亲颇为欣赏,笑称他有性格有骨气,更有当年他的那股劲。和父亲和好后,秦槿渐渐对父亲有了了解,父亲一直在为母亲的离去而耿耿于怀也不能释怀。母亲是死于肝癌,那时已经记事的她,看着爱美母亲被剃光头发,一次次被推进化疗室,心如刀割。而当她看到父亲只是在一旁低头沉默,她对一直忽略她娘俩的父亲的好感,化为零。母亲的离去,让原本活泼的她,开始变得自闭不爱与人交流,而父亲也经常夜不归宿,这让原本就仇视的情绪变本加厉。
  直到后来慢慢的,她用心工才知道,这些年她一直错怪了父亲,父亲当年放弃了前景很好的房地产事业,转投医药行业,只是为了制造出治疗肝病的良药,让家庭悲剧不再上演,也给远在天国的母亲一个交待。秦槿对父亲的敌对感彻底消弭,从那以后,她用心上班,不再迟到早退。
  转眼又是七夕了,秦槿与洛乔一起在秦家的别墅里共进了晚餐,气氛很和睦也很融洽,洛乔甚至还答应了去秦氏集团上班,这让秦槿和父亲很是高兴。
  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生日的第二天,各大媒体铺天盖地地报道了“皮鞋胶囊”,秦氏集团当然也不能幸免,正准备销售治肝新药的计划也只能搁浅,几天内秦氏集团的股价直线下挫。在负责公司财务的秦槿比谁都清楚,新药计划的夭折,就说明收不回昂贵的研发资金,再加上现在市场上的胶囊要大量的召回。若不寻求新的资金注入,恐怕过不了几天,公司就开始倒闭。秦槿的父亲独自扛了这么些年,大灾来临终是崩溃了,心胸病突发,到医院抢救后一直昏迷不醒。
  当秦槿接手公司时,她才意识到这些年父亲有多艰辛,可面对这次的风波,已经回天无力了。当她正准备回公司遣散员工时,许诺还是和往日一样,手捧鲜花,在公司楼下等她。作为临海市为数不多的竞争对手许氏制药的现状,她还是了如指掌的,他们公司虽然也受到了“皮鞋胶囊”的冲击,但是他们有投资在房地产,公司没有受到太大影响。秦槿稍加思索后,转身向许诺走去,头一次收了许诺的鲜花。
  许诺是个简单的人,他不加考虑的就答应了秦槿请求注资的请求,可他整天不理公司事务,当然也作不了主。许诺是父亲打来电话,说,“想要许氏注资可以,只要你答应与我儿子订婚。”秦槿挂了电话,陷入了极度的纠结之中。这时也在公司上班的洛乔走了过来,问秦槿什么情况,秦槿将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而这是洛乔也开始纠结了,他只是笑了笑,说,“没事,你答应许董事长的要求吧,这是唯一能救秦氏的办法了。”
  秦槿斩钉截铁地说,“不行,绝对不行,我不会拿我们的爱情来做交易的,再想想别的办法。”
  看着三天没合眼的秦槿,洛乔很是心疼地说“只要你过得好,比什么都重要。和你父亲的心愿你母亲的遗憾,我的感情又算什么了,别再犹豫了,快打电话给许董事长。”说完,转身,快步离开。
  秦槿没有追出去,因为她已经晕倒在办公桌前。睁开眼的秦槿发现自己躺在病床上,她的第一反应就是下意识了叫了一声洛乔的名字,她知道洛乔的个性,打电话过去一直是关机状态。秦槿一直打一直打,半个月了洛乔的手机始终没有开机,她开着车找遍了城市的每个角落,而洛乔就像断线的风筝沓无音讯。看着躺在病床上一直昏迷的父亲,她含着泪拨打许诺的手机号。
  订婚仪式很隆重,最好的酒店,最好的婚纱,可惜这一切不是和那个最好的他。许氏资金注入后不久,新药上市,不负众望,销售量惊人。很快公司扭亏为盈,恢复生机。秦槿的父亲在她准备嫁入许家前一天苏醒了。父亲看着女儿做出的牺牲,老泪纵横,握着女儿的手,说,“丫头,父亲对不起你。”秦槿叫了一声“爸”,就扑在父亲的怀里号淘大哭,像一个迷路的孩子。
  秦槿父亲还了许氏的钱,也一并拒绝了这桩婚事,公司算是保住了,反而许氏集团因为账问题,被查封了,许诺一家逃到了国外。可女儿整天魂不守舍,梦游一般的生活。他对秦槿说,“丫头,去吧,去找洛乔,他是个好孩子,别像你爸,非要等到失去,才后悔莫及。”当秦槿准备开始了寻找洛乔的时,她有呕吐反应。
  三年后,秦槿父亲因为身体原因隐退了,她一幅女强人的姿态掌舵集团。一天,与秦氏有合作的外国公司,要派人来考察…秦槿亲自接见,在会面那一行人当中,一人再熟悉不过的身影从奔驰车门里走出。是他,那个消失三年的洛乔。会晤期间,他俩一直很沉默,没多说话。
  散会后,秦槿主动约洛辰说,“洛经理,您晚上如果有空的话,想邀请你参加我的生日晚宴,就我们倆人,还在那家临街的西餐厅。”洛乔本想拒绝,可当他看着秦槿那双眼睛,还是点了点头。
  秦槿的女儿看着正在化妆的秦槿,笑嘻嘻地说,“妈妈,漂亮。”秦槿转过身捏了捏女儿的脸,说,“走,带你去见爸爸。”帮两岁半的丫头穿好衣服,匆匆下了楼。
  七夕的街上,情侣们成双成对,你侬我侬,将车停好后,秦槿牵着女儿,心情大好。进了咖啡店,洛乔已经坐在角落里了,秦槿知道洛乔是从来不迟到的人。
  可当他看到自己带了一个女孩子过来,眼角闪过一抹落寞。女孩子还小,倒也不认生,见到洛乔笑嘻嘻地看着自己,一下子就扑了过去,说“叔叔,抱抱。”洛乔抱起女孩,在她小脸上亲了一下,抬头问,“两年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叫什么名字?”
  没等秦槿回答,小丫头就抢着说,“我叫琴风,洛……”小丫头刚要说“洛琴风”就被秦槿打断,当洛乔抱起琴风的一瞬间,她看到了他左手无名指的戒指,她瞬间崩溃了,可她毕竟执掌公司两年了,她已经将自己塑造成处乱不惊面不改色的人,她一把抱过小丫头,说,“这丫头,没大没小的,对,她叫琴风,许琴风。”
  洛乔淡淡地说,“噢,是吗,这家餐厅的名字。”
  “是啊,当初起名字时,觉得这名字好听,就取叫琴风。别说她了,你呢,在国外过得好吗?”
  “还行,我刚去国外有些不适应,不过现在好多了。”
  “看得出来,现在混得挺风光的。”
  “呵呵,不如你呀,都可以独挡一面,完全不像当初我认识的那个丫头了。”
  “人总是会变的嘛!”
  “是啊,人都会变的。”
  他俩就这样寒暄着,很快餐厅就要打烊了,琴风在秦槿怀里睡得正香。外面又开始下雨了,忘记带伞的秦槿正要打电话,让司机送伞过来。这时,洛乔从椅子旁拿出一把伞,说,“我这有伞,我知道今天回下雨。看来你真的变了,变得粗心了。”
  从餐厅到停车场有一小段路,洛乔将伞全遮在秦槿母女身上,自己却湿透了。秦槿看在眼里,感动在心,他一直都没变,还是那么会照顾人。
  很快到了停车场,洛乔转身要走,秦槿说,“我有车,送送你。”“不用了,我的车停在前面的停车场。”说完消失在雨中。
  秦槿将女儿放好,爬在方向盘上痛哭。
  洛乔走入雨中,摘下戒指,用力抛开了,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他的戒指是刚才路过珠宝店买的,他不想自己的出现毁了秦槿的幸福,在他等秦槿时还在犹豫,当他看到琴风时,他就下定决心将戏演到底。他知道细心的秦槿会到他手上的戒指的,他也知道那样秦槿会死心的,只是他不知道琴风是谁的。
  第二天,洛乔的飞机飞走了。

[ 喜欢本文记得分享给好友哟 ]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频道列表页正方形图一
二维码